宣道簡介 各區教會 機構 神學院/學校 社會服務 活動消息 網站推介 常見疑難
二 ○ ○ 二 年 十 二 月 ( 第 三 十 一 期 )              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

  這種被現代人看為封建與關閉的家庭體系,卻吊詭地維持了家庭的穩定性與恆久性。從現代家庭治療的觀念來看,當家庭每一位成員都維持他/她的指定角色,這家庭系統就能維持一種「穩固性」(homeostasis),繼續其家庭的功能。當然被忽略的是個別家庭成員,尤其是被視為「婦孺之輩」在生活與感情上的需要、自我形象的健全建立等,都會被忽視。中國人的家庭缺少動力及創意,傾向閉關自守。


從傳統家庭到現代家庭


  在香港,純粹傳統的華人家庭或許早已不存在,因為現代主義隨著西方的資本主義一直潛移默化地在改變香港這個前英國的殖民地。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香港便逐漸對來自西方的現代主義更趨開放。

  現代家庭經歷工業化及都市化的改變,而逐漸趨向物質主義(資本主義的副產品),重視感官的享受,並且活在以功利為主的生活方式,追求利益和成就,個人生活是倚靠現代工業的產品,而家庭的成員漸漸失去家庭互助的角式與功能,形成所謂「小核心式家庭」。當社會中的家庭被孤立,尤其是家庭成員之間的人際關係愈來愈疏離,家庭就失去其社會功能。歷史學家蕭特(Shorter)認為現代家庭面對三大挑戰:(一)青少年對大社會和自身家庭的冷漠;(二)夫妻之間的關係日趨不穩定;(三)女性開始對核心家庭失去信心。

  早在1977年,香港社會學家劉兆佳就用上「功利家庭主義」(utilitarianistic familism)一詞來形容香港獨有的意識形態。「功利家庭主義」結合了「現代西方人」的功利主義和「傳統中國人」的家庭主義。這種意識形態的建立是基於香港的結構環境,包括難民的心態和其物慾取向、社會經濟發展抵消了固有傳統華人家庭的形態。最受影響的便是夫妻與親子的感情關係,漸趨薄弱。

  以上現代家庭的情況可在資本主義下生活質素的改善,尤其是香港女性參與勞動的比例中可見,據香港政府統計數字,在1976年至1996年20年間,香港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由43.6%增至49.2%,而最顯著的是當中25-34歲的工作女性由47.7%增至74.8%。男女兩性在薪金上的差距(income ratio)亦由1976年的1:0.65拉近至1996年的1:0.8,換言之到了1996年女性的平均收入已提高到男性的八成。這現象顯示女性對男性的經濟依賴減低,間接影響夫婦之間的依附關係,從而改變了夫婦及家庭關係的穩固性。

從現代家庭到後現代家庭

  蕭特是最早以「後現代家庭」一詞來形容家庭的新趨勢,以示對現代家庭日趨瓦解的感嘆。甚麼是「後現代」和「後現代家庭」﹖簡言之,「後現代」是對「現代」主義的批判,尤其是對其崇尚的理性主義、科學主義所帶來的樂觀加以否定,形成一種消極、悲觀、多疑、多變和多元化的世界觀。它否定任何形而上的後設敘述(meta-narrative)──即否定任何權威性、統一性的世界觀及生命終極意義的詮釋;卻嘗試在地方性的小群體,透過個人主觀的經歷高舉個別喜歡的生活。後現代否定現代主義所肯定的,反倒對現代主義所否定的發生興趣。例如在宗教信仰上,後現代人會對西方歷史悠久的宗教持否定、懷疑的態度,反而對東方神秘玄妙的宗教示好;因為他們否定理性主義的答案,因而對神秘主義開放。後現代把現代主義中的個人主義帶到極端,故此令人對新紀元思想大大著迷,隨從個人的感受(feel),追逐流行文化的偶像(icon),否認任何絕對的真理。
  

                                          2 / 4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出版                     (請勿下載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