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服務 活動消息 網站推介 常見疑難
二 ○ ○ 二 年 六 月 ( 第 三 十 期 )   廣 角 剪 影
(編按:上期刊出陳劍雲傳道「賭波合法化的迷思」後,有讀者來函指「收一美元博彩稅要動用三美元的福利開支解決引伸的問題」這個基督教常用的說法,是未經證實的,而由於賭博的禍害和影響很難量化,所以這項調查的可信性不太高。明光社同工就此作了以下回應。)
  

  有關賭博帶來的禍害的討論,是很有意義的。愈多的討論,愈會發現賭博看似是個人的玩意兒,但一旦個人失去控制,就連親朋戚友,甚至政府機構也要一同承擔其「社會成本」。

   有人認為「一元稅收、三元成本」的說法無根據,是基督教界「作」出來的,其實有欠公允。美國伊利諾大學商學院教授John Kindt曾有以下研究結果:For every $1 the gambling revenue brings into the state, it will cost the residents between $3 and $7 in hidden costs. 你可以看到,1:3的比例其實已是最低的比率了。(以下的網站有很多關於賭博資訊的消息。http://www.ncalg.org/facts.htm)美國亦有研究計算出一個病態賭徒的「社會成本」為每年一萬三千多美元,折合港元計,超過十萬。

   其實,正因是賭博帶來的禍害,時常是被隱藏的,不容易量化計算(如以家庭理財、暴力問題、婚姻問題等歸類),其影響經常被人低估。現時理工大學的研究顯示香港大約有十二萬病態賭徒,但隱藏的個案,甚至是自以為「定力夠」而否認自己有問題的個案可能更多!加上傳統上中國人的親情關係較外國人好,賭徒欠債,往往有人幫忙清還,卻不解決其賭癮的問題,這正正會把賭博禍害低估,帶來錯誤的結論。

   明光社及其他基督教反賭波大聯盟的網絡機構,一向都是以研究、事實作為理據立場,並不抱假、大、空的心態,隨意發表無根據的意見。事實上,早於政府開始賭博問題諮詢,明光社已於2000年委託城市大學進行賭博對青少年影響的研究,也對外國賭博研究有探討(請參閱本社第19及23期《燭光網絡》)。而本地基督教機構更是比政府更先到前線參與戒賭輔導工作。(政府有關工作根本還未開展!)

   我們並不是「烏托邦」地要求全面禁賭;賭波合法化亦不是如大部份官員或支持合法化人士所謂「有或無得賭」的問題,而是「賭多一款玩意」的問題。根據理大研究顯示,現時參與賭波的人,絕大部份根本已參與賭馬及其他賭博活動。請大家想一想:香港現時已有星期三、六、日的賽馬;星期二的六合彩;每晚有超過四艘賭船在維港恭候,更不要數「過大海」到澳門賭馬、賭狗、甚至賭場「耍樂」……你覺得香港賭博的玩意夠了未?

   我們的立場其實是十分清晰的,不過一眾傳媒,每每都將我們說成不講道理的「道德佬」。其實,在去年6月政府賭博諮詢文件的回應中,反對意見明明佔了大多數,但一眾政府官員卻硬說社會意見二分,諮詢未夠充份,更拋出一眾報章評論來支持他們的言論。其實只要細心留意就知道,各大報章在波經版每天大賣賭波賭網廣告,賺得盤滿缽滿,他們還會打破自己飯碗,反對賭波合法化嗎?他們的意見分明是有利益衝突的,但精明的政府官員卻居然偏偏看漏了眼,接納他們的見解,你不妨判斷,這是巧合、有趣還是過份?

   簡言之,有以下要點:

1.
賭博有稅收是真的,不過帶來的損失更多,且多是無從計算,容易低估。
2.
請看看外圍馬的情況:馬會場外投注辦了三十多年,外圍馬非但沒有減少,更是與「合法」賭馬一同增長!合法賭波能根治非法賭博的論據,根本站不住腳!
3.
現時並不是「有無得賭」的討論,而是「賭幾多樣才夠」的問題。那麼便要問,香港賭風是否還未夠熾熱嗎?
4.
反對賭波合法化的不一定是「道德佬」,他們都是有事實根據的。
5.
政府要是立心處理賭博問題,如對付盜版CD一樣,是一定可以成功的。問題是,現時看來,政府根本不是中立地看賭博問題,他支持合法化的立場是顯然易見的。
6.
請你要繼續留意賭波合法化的消息,積極表達意見。

(作者為明光社項目主任〔行動〕)

作者電郵:michael@truth-light.org.hk
  
                                        2 / 3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出版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