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服務 活動消息 網站推介 常見疑難
二 ○ ○ 二 年 八 月 ( 第 三 十 二 期 )      縱 橫 焦 點

  
  由於同志運動的興起,近年坊間傳媒紛紛討論有關對同性戀的看法,相信很多弟兄姊妹亦有疑惑,究竟誰是誰非,筆者就個人有限之研究,試將同性戀者對自身性傾向的價值觀念,簡述如下:

觀念一:同性戀是罪惡

   有部份同性戀者看自己的行為是極大的罪惡,就如以下一位同性戀者的自白:「老實說,我只遇到過一位和我同樣的人,只做過一次違背道德的事。但事畢我們都厭惡對方,彼此痛悔。」更有甚者認為:「我白天作人,晚上作一回鬼吧!」部份同性戀者的心底感受是:「我真是無面見人,表面上裝出快樂的樣子,其實我沒有一天快樂過。失戀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以上的同性戀者,基本上有下面三種不同的態度看自己的行為:一、有傾向但不行動;二、有傾向有行動;三、有傾向但受不住誘惑而行動。他/她們有些是十分值得同情的。

觀念二:同性戀是疾病

   亦有部份同性戀者視此為一種疾病。一位同性戀者希望去冒風險做任何手術,只求能改變自己的性傾向。他說:「只要有辦法矯正,就是變成白痴,一切從零開始,我也心甘情願。」另外有一位同性戀者極想治療自己的病,他去看過心理醫生,甚至嘗試自我治療,用手指捅喉嚨。有些同性戀者怕治好了甚至連對異性也失去興趣。可想而知,他們的恐懼和痛苦是如何巨大。然而,同性戀者想治癒的動機卻是成功的關鍵,一位中國醫生也認為如此。他接診的七百多名同性戀者中,只有15%想矯正,但其中只有15%能堅持到底。可見他/她們的意願是如何重要,亦是如何困難。其中最大的攔阻是視同性戀為天生的性傾向,不能改變。同性戀天生論者有一種特別的看法,就是世界上有所謂第三種性別,天生論源於十九世紀德國的Karl Heinrich ULRICHS(1825-1895),他提出「同性性愛行為第三性學說」("third sex" theory of homosexuality),認為男同性戀者是「禁鎖在男性軀殼內的女性靈魂」(female souls trapped within male bodies)。Bailey and Pillard更在1992年發表三類男同性戀者的比較,同卵孿生子、異卵孿生子及非孿生子弟(即領養),從而得出同性戀是天生基因決定的結論。但這看法的最大問題是,參加被研究的人是估計自己的兄弟是否男同性戀者,因而影響這個研究的可信性,不幸地這結果卻被同性戀支持者引為有力的證據,這是十分誤導大眾的看法。

觀念三:同性戀是一種生活方式

   隨著同志運動中的「站出來行動」,一些同性戀者一改以往看自己為罪惡為疾病的作風,改為看同性戀為一種另類的生活方式。此看法的人採取一種較為欣然接受的態度,他/她們說:「真奇怪,一個沒有病的人為什麼要求治療。去吧!按你的本性去做你該做的,享受你該享受的生活吧,只要你不影響別人,又何必委屈自己,看別人的眼睛行事呢。」因此,他/她們較為採取我行我素的態度,而此看法亦越來越被更多人接納。

   同性戀行為在聖經中被視為一種罪惡,信徒自當禁戒,這是清楚不過的。然而,在同性戀者中,筆者亦保留一個空間,他/她們有少數可能是擁有異於常人的性傾向,這是值得同情的;但是同情並不等如可以將立場放鬆。筆者建議這類人士可以持守獨身,將性的傾向昇華,反而更蒙主悅納,弟兄姊妹亦要接納和支持,以愛心互相幫助。另外,筆者認為有部份同性戀者是受到誤導或錯待(如童年的性經驗),而出現同性戀的錯誤行為,作為弟兄姊妹,應當提醒及幫助他/她們改正,其中需要極大的愛心和包容,但這是十分值得的。最後,基督徒的道德判斷是建基於神的話,讓神的話來驗證一切社會問題的是非對錯。
 

(作者為錦繡堂傳道)
  
                                           1 / 2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出版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