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服務 活動消息 網站推介 常見疑難
二 ○ ○ 三 年 三 月 ( 第 三 十 九 期 )   怡 情 快 拍
勉力撐持的小堂會

  再過幾年坪洲堂便五十歲了。

  若論資排輩,坪洲堂算得上是宣道會中的前輩了;但是,若論崇拜人數,她則是位列倒數三甲之內。這一個強烈的反差,叫身為其中一分子的我感到唏噓。坪洲堂掙扎了近半個世紀,到今天仍然在掙扎求存;難道她仍要一直孤獨地掙扎下去嗎?

   這個問題令我想起保羅的一句話:「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十二26)這句話推動我寫這篇文章。保羅提醒我們,教會從來就是一個身體,坪洲堂是這個身體的一部分,因此當這個肢體在困難中獨力支撐時,身體中的其他肢體焉能坐視不理?

   坪洲堂建在香港一個毫不起眼的離島上。這個離島的名字就是「坪洲」。若向你提起長洲、大嶼山、南丫島、大澳,你可能一聽見,便大概知道所講的是哪個地方,那裡有什麼特產、名勝等等;反觀坪洲,你的腦袋可能已經轉了半天,到頭來,腦海裡浮現的卻是:瑰麗的岩石和奪目的珊瑚;你將坪洲弄成了平洲──東平洲!
  坪洲的確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她沒有美麗的沙灘、沒有名勝、沒有特別美麗的景色、沒有渡假屋、沒有海鮮食府、沒有土產美食等等;她的面積很小,及不上長洲的三分之一。這樣的一個小島的確很容易被忽略。不過從主內肢體的角度,我卻盼望你會關心這個小島上的這間小教會──坪洲堂。

  自七十年代中期開始,我開始參加坪洲堂;一九八四至八七年間更在這裡牧會三年。生於斯長於斯,使我對坪洲和坪洲堂生出一份割捨不掉的情。我愛這個小島,更愛坪洲堂,但是,看著她理應已長大成年,卻仍然只有嬰孩模樣,內心的確十分痛。

  其實自七十年代以來,教會甚少有一個長時期,能夠維持經常崇拜人數在五十人以上。絕大多數的時間,崇拜人數只維持在二三十人之間。至於崇拜人數只得十數人的情況,在七十年代更是常有的事。
  
                                       1 / 3
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出版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下一頁